被动的仪式——杉本博司摄影作品

图片 1被动的仪式——杉本博司摄影作品

杜若云章画廊

(徐汇区永嘉路498号)

jeloveart.com

时间、历史、宇宙;自然、生命、死亡,这些都是“神”(Zeist)在世间表演的“仪式”。杉本博司,带着他的相机,足迹跨越四十年光阴的世界各地,纪录下了天地人间的这些“仪式”。本次杜若云章画廊举办的杉本博司个展“被动的仪式”,聚集了他跨越时间空间最重要的几大摄影系列,包括海景、影院、自然博物馆、偏光色、金铜器和时尚系列。在这些系列中,清一色的黑白色调拍下不同经纬线上永恒的天际线,静止的电影画面记录下消逝的时间,栩栩如生的动物场景却述说着死亡的悖论,人类创造的文明在他的镜头下也只变成历史的惊鸿一瞥。

图片 2

仪式是纯净的行为,没有意义或目的

生命就像一张被动的仪式。

就像光,毫不留情地刺痛你的双眼,

你却虔诚地把它当做希望。

就像大海,时常波澜壮阔,惊涛骇浪,

你却总对它最初的风平浪静、寂静沉郁着迷。

就像自然博物馆的标本,

曾经动若脱兔,而今满眼须臾。

就像舍利罐,曾经行走天涯,天地为家,

而今居于一匣,供人瞻仰。

就像散场的电影,曲终人散,满幕白光,

却也总有人长久驻留。

……

他把这一场场被动的仪式记录了下来,因为他害怕最后的仪式也会消失不见。

图片 3

他只想复古,哪怕时人不断前进,他也毫不在意。因为前进也可能是倒退。

他不断游走在毁灭与幸存的边缘,他明白也许只有摄影这近乎巫术的记录,才会为世间一切的脆弱涂上一层蜡,尽管“世间”这个被人类创造出来最强有力的词汇,总有一天也会被毁灭……而时间才是唯一的主宰。

杉本博司,著名日本摄影师。出生于1948年二战刚结束的东京。

图片 4

杉本博司 Hiroshi Sugimoto

儿时周遭很多建筑都被战火摧毁,而他父亲的楼房侥幸得以保留;他年少时在东京学习德国哲学社会学等,到了加利福尼亚,才发现他曾经梦寐以求的生活模式和思想在那儿早已被人遗弃,与他们格格不入,身边充斥着禅学和佛学;

9.11空袭他身处纽约中心,见证了世贸大楼的瞬间坍塌;60年代波普艺术运动告终,各种新兴艺术流派层出不穷,充满希望的艺术家们却也陷入了更大的迷惑,身居纽约艺术圈的他,也是其中一员……

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种经历,才让他明白在每一个时刻下,仪式的重要性。他需要用自己敏感的内心记录下这些绝对的被动。

图片 5

仪式感的践行人

日本海,北海道 | Time Exposed #305, Sea of Japan, Hokkaido | 1986

海景

杉本博司的作品不仅是摄影,是艺术品,更是一个人生命的见证和反思。《海景》系列一个个不同的海天画面,氤氲绵长,那是他二十年坚持的仪式。

他说:“这差不多快成为我终生的事业。之所以对海景感兴趣,还是与我幼儿时期的记忆有关。我能想起的最初记忆,就是海景。”

图片 6

End of Time, Lake Superior Cascade River | 1995

人总是尝试着忘却某些记忆,它们慢慢流逝褪色,然而总有些记忆永远鲜活生动。“记忆是一件不可肆意的事情:你不会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,但是你却可以清晰地回忆起儿童的瞬间。”于是当我们看到杉本博司的的海,我们再一次被动地感到一种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,不管是孩子,还是老人。因为那片海不正是和人类诞生时看到的一模一样吗?

图片 7

加勒比海 Caribbean Sea | 1980

图片 8

部分海景系列 | Seascape Series

复原的仪式

纵览杉本博司的作品系列,不难看出他对过去的情结,对事物萌生状态时的迷恋。于是他想去复原。

剧院

图片 9

Paramount Theater, Newark | 2015

他流连于废弃的剧院,打开快门,让相机记录屏幕上的一切,直至终结。于是相机被动地成为了电影的见证者,电影被动地呈现在了画面上,人们曾被这电影感动,而影院则又被人们抛弃……

自然博物馆

图片 10

End of Time, Gemsbok | 1980

他说,纪实摄影师们被送到原始的环境,去记录大自然的一切。于是森林中的生灵和动物以模型的方式被放置在了自然博物馆,被人们参观欣赏,随意拍摄照片。而有趣的是,这人造的模型和标本,却在他的相机下,显得那么真实。

图片 11

California Condor | 2012

他驻扎在博物馆,长时间地拍摄。于是这些早已告别人世的动物,被他以间接的方式还原,
眼神里不再写满空洞,而是最初看到摄影师时的惊恐。

建筑

图片 12

Church of Light | 2009

他也是一位建筑师,却说:“建筑物是建筑的坟墓”。因为一旦开始施工,便象征着对最初模型的不断妥协和远离。那些永垂不朽的宏伟建筑物,被迷上了一层层雾,幻化成幽影,因为那才是最接近建筑最初的样子。

“相机虽会记录,但没有记忆。”杉本博司的摄影作品是被动的,因为他经历的人生是被动的,看到的事物是被动的。

图片 13

金铜器金舍利容器 | Buddism Ash Can

他的摄影是艺术品。

他的艺术作品是一场仪式,终生的仪式。

而我们每一个人也被他这场冷静而毫无生气的仪式深深震撼。

图片 14

Yves Saint Laurent | 200

展览讯息:

被动的仪式 | 杉本博司摄影作品

A Ritual of Exposures | Hiroshi Sugimoto

2017.08.02 – 2017.09.10

入场费Admission

全年会员 Membership 268 RMB

30 RMB(周二-周五) 35 RMB(周末)

Gallery Talk 整点导览

本次展览禁止12岁以下儿童参观

关于画廊:

杜若云章画廊2014年创立于上海,坐落于上海市中心“穿行老洋房,睡闻梧桐香”的历史建筑区。我们全力打造的是专业的国际艺术平台。与纽约老牌画廊
沃尔特·维克瑟(Walter Wickiser Gallery, since
1992)的联袂合作,为我们提供了更国际化的视野和更有效的推介渠道。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