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企频换帅折射行业浮躁与病态

是什么导致这些车企高管与车企频频“闪离”,真实的原因只有双方当事人最清楚。不过,从相关车企平日的一些媒体报道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。中国的组织向来有“换帅如换刀”的传统,所以一个车企高管的到任,往往肩负着无比沉重的压力。比如侯海靖加盟华泰时曾经许下的“2020计划”军令状,就曾被业内认为是“放卫星”。虽然目前还不能妄言这一目标是否就一定会破产,但是侯海靖离职时的“就当一年演一场戏”这句话,已然说明车企在挖角时的急功近利,和职业经理人的无奈迎合。

草长莺飞的3月份杜甫很忙,中国车企高管也很忙。3月份先是上任仅仅8个月的华泰汽车副总裁侯海靖离职再次掀起汽车圈轩然大波,北京奔驰合资双方营销权争夺战还没有结果,销售与市场执行副总裁付强即将离职的消息已经被许多媒体披露。刚加盟捷豹路虎9个月的胡波也被证实辞去路虎中国执行副总裁一职。据悉,2012年一季度因各种原因离职的汽车高管近20人。有的刚过完元旦就已悄然离职或者跳槽,而有的则选择在春节后另谋高就,车企高管,似乎成为一个高危职业。

客观来说,这些人事变动中,有些车企的掌门人更换属于正常退休或调岗。但是,当一些职业经理人与车企之间的“闪婚闪离”不再是偶发事件、甚至出现“九年七度换帅”的时候,汽车行业应该探讨和思考: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车企高管下课或跳槽的非正常变动现象?

然而这种车企与职业经理人之间的“婚姻”越来越不被看好,连“保质期”也越来越短。前北京奔驰执行副总裁付强2011年2月加盟北京奔驰,今年3月末宣布离职。北汽福田副总裁黄华琼2011年5月份加盟福田,今年3月份宣布离职。胡波自2011年6月起就任路虎中国执行副总裁,今年3月份宣布离职。这些职业经理人在一个企业呆的时间仅为1年左右,华泰汽车前副总裁侯海靖离职时仅入职8个月。从这种变动的频繁度而言,车企的发展已经出现一种浮躁式的“病态”。

另外,在这些非正常的变动中,车企一方以自主车企占主角,这也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。几乎所有的人都把自主品牌弱势的地位归因于汽车技术的落后,很少人提到我们汽车行业管理水平的低下,如果决策人或老板的管理意识跟不上,只是寄望于个人能力的超常规发挥来拯救企业,希望用“换帅”来冲击市场和吸引眼球。那么职业经理人扮演的只能是“救火队”,其结局也就可想而知。

如果是正常的人才流动,则可以算是中国汽车行业繁荣的一个缩影;如果非正常变动占了主角,那么折射的就是这个行业的一种“病态”。中国汽车行业进入飞速繁荣阶段后,各车企对人才均是求贤若渴,一批具有丰富工作经验和高素质的汽车职业经理人也应运而生,这些经理人大多成为中国车企的高管推动着车市的繁荣。

足球圈子里有个规律:频繁换帅的球队是注定要降级的。这种现象的症结,往往在于管理层与资本方难以建立信任关系,资本方干涉球队的管理。这也同样能够用来解释汽车行业频繁的人事变动,同时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这个行业的不成熟。华泰汽车的“九年七度换帅”已经把车企和职业经理人之间的矛盾展现到了极致,但愿中国车企能从中得到启示,莫让“走马观华泰”这种现象再度上演,否则,中国汽车行业永远摆脱不了浮躁的烙印。■董勇刚

Post 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